中新社北京4月29日電 題:“有事兒沒事兒坐地鐵”的香港男生馮駿豪
  作者 邢利宇 楊喆
  “要保持開放的心境。遇事要有先理解它的心態,不能一開始就因為這些事情不是慣常遇見,就立馬不喜歡、排斥。”馮駿豪認為,如果瞭解事情背後的原因,可能會有更好的處理。
  如果沒有走出香港,沒有在北京生活近三年,馮駿豪可能不會有上述感受。
  北京四月的一個下午,這位一身草綠色運動休閑裝的26歲香港男生,騎著自行車來到清華大學內的相約點,和中新社記者聊起他在北京的學習和生活。
  “我有一個不被大家理解的事情,就是坐地鐵到處逛。”提起此事,馮駿豪自己也笑了。2013年底,北京市政府提出將制定高峰時段票價差別化方案。有專家說,“地鐵票價早該漲了,大量人在利用地鐵出行,不管有事沒事。”此言論遭到網友“吐槽”,馮駿豪的清華學友卻比較認同,他們跟馮駿豪開玩笑說,“專家說的就是你”。
  坐地鐵是馮駿豪認識北京的一個方式。他認為,去喝咖啡,30元錢喝一杯,待30分鐘就離開了。而北京坐地鐵只需2元錢,卻可以看到很多人。
  人文學科畢業的馮駿豪喜歡觀察不同人的動態,“南城和北城的人,就是兩個樣兒。地鐵經過國貿和到達昌平,上來的人,都不一樣的。”除早年修通的四條地鐵線路,近年北京又有5號線、6號線、9號線、10號線、15號線、亦莊線、昌平線等陸續修通。兩年裡,馮駿豪全都坐過了。
  他好奇北京城的東南角是什麼樣的,就直接坐一條地鐵線路,抵達終點站出來看看。比如被稱為北京“睡城”的通州區,馮駿豪也想看看,是不是像自己所在的香港屯門衛星城一樣?“通州(處於城區偏東南方)住宅密度很集中,和天通苑(城區偏北方)差不多,有很多小攤賣吃的、雜貨,但和五道口、中關村(城區偏西北方)這邊不一樣。這邊游客和學生多,賣雜貨的比較少。”
  “通州區還有很多‘黑車’(非法載客的車輛)和沒有見過的郊區公交車,不敢坐;怕坐了以後一下車,發現自己在河北省了。”馮駿豪笑著說。
  一次在北京繁華的商務核心區CBD,一輛車夫趕著馬車賣水果,讓他感到印象深刻。
  除坐地鐵,作為香港人的馮駿豪不被理解的事還有空調開得太低、香港人周末不購物逛商場。而他到內地後,從最初不理解到最後能體諒的事則有下午五點開晚飯、學校的集體大澡堂、新生上廁所不關門等。
  一年“五一”假日前夕,馮駿豪和同學坐了30多小時硬座去四川“瞭解國家的基本民情”。一路上看窗外秦嶺美景,和普通民眾深入聊天,參觀汶川震災後重建的學校……馮駿豪覺得原來不能理解的事,很多都能理解了。
  “當民眾按照原本的生活方式進行,就可能和當地人發生衝突。”馮駿豪說,這也可以理解香港人和內地人的一些緊張關係。
  “我喜歡有文化差異,每個人對同樣的事情有不同看法。同樣一件事,不同地方的人處理方式也不一樣。”馮駿豪說,所以他在北京不只是每天看書,而是去瞭解北京、瞭解內地。
  馮駿豪建議有關方面多資助香港學生在內地生活,半年到一年,而不只是短期旅游和訪問。
  馮駿豪打算在北京繼續攻讀博士學位後,最終回到香港生活,但他如今已不適應香港的冬天。“網絡有一個段子,我是北方的一匹狼,在南方凍成狗。我終於明白了。”馮駿豪笑著說。(完)  (原標題:香港人在北京:“有事兒沒事兒坐地鐵”的男生)
創作者介紹

INTERNAL

pi53pivkz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